<video id="xnxhl"><address id="xnxhl"><var id="xnxhl"></var></address></video>
<cite id="xnxhl"></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
<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ar><var id="xnxhl"></var>
        簽書會結束以後,搭高鐵回程的路上,周芍看著車窗外高速向後退去的風景,一邊聽王覓絮叨著追星成功的喜悅,一邊分神地想著孫玦今天的那一番話。

        自從有記憶以來,周芍總是在避免造成別人的麻煩,她所處的環境似乎從未給她試錯的機會,現在想來,她和母親之間并不存在著信任關系,一旦她造成了困擾,只會換來母nV之間的疏遠。

        周芍自幼就是怕生的X格,X格內斂,不熟悉的親友到家里拜訪時,她時常焦慮得連簡單的問候都說不完整。而孫品嫻在鄰里眼中,是溫婉美麗的電視新聞主播,口才佳,氣質出眾,母nV兩人的個X天差地遠。大家聽聞孫品嫻有一個nV兒,總會笑著說:「等nV兒長大以後,就是你的接班人?!?br>
        母親的光環在無形之中,成為周芍心中很深的恐懼。

        她不像母親反應機敏,能言善道,她也不向往主播那樣光鮮亮麗的職業,那些加諸在她身上的期望越高,她就越想往黑洞里躲起來。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學校有一場演講b賽,每個班級需要推派一位代表出來參賽,孫品嫻主動和周芍的班導師聯系,希望能將參賽的機會留給nV兒。

        準備演講b賽的那一陣子,孫品嫻陪著周芍一次又一次地反覆練習。遺憾的是,b賽當天,周芍一站上臺,面對著臺下上百個觀眾,她的腿就已經開始發軟。她糊里糊涂地說完自我介紹,至於演講的內容,她已經一個字都想不起來。

        那天,周芍從母親的眼里,看見了滿滿的失望。

        演講b賽失利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周芍變得更不Ai說話,彷佛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致。慶幸的是,眾人對她的關注也漸漸減少了,周芍似乎成了母親羞於向人提起的孩子。

        五年級那年,學校多了一門寫作課的課程,在那個由文字建構出來的世界里,周芍第一次感覺到踏實,如果每個人與生俱來,總有那麼一件得心應手的事,對周芍而言,那好像是寫作。

        印象中,小學的班導師曾在她的稿紙上,稱贊她是個情緒內斂,心思豐盛的孩子。

        那時的周芍總這麼想,她或許可以在寫作的領域里,讓母親為自己感到驕傲。

        隔年,周芍代表學校參加全國X的作文b賽,拿了亞軍回來。

        內容未完,下一頁繼續閱讀
丝瓜视频向日葵影视_欧美孕妇XXXX做受欧美88_2019精品国产品免费观看_午夜影视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