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xnxhl"><address id="xnxhl"><var id="xnxhl"></var></address></video>
<cite id="xnxhl"></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
<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ar><var id="xnxhl"></var>
        靳凌穿過機場大廳,拐進了試飛參觀設的安檢通道,

        把K子里的手機和黑sE卡包放進臨時儲存盒里,剛剛路過咖啡店,店員跑著過來說,那位nV士的卡包落下來了,卡包上掛著一串珠鏈子,中間有塊定制的金屬名牌印著名字SUMMER。

        靳凌熟悉地過金屬門,展臂,轉身,把纏在手上的工牌帶上,進了上塔臺的電梯。

        著西裝,穿夾克,身套裙的人如被一把靈巧的手認真洗過的牌一般,優雅強勢,各懷鬼胎地三三兩兩交錯的站在塔臺視線最好的一塊落地玻璃前,今天春山的天氣很好,一個星期前附近就有氣象部門開始驅云作業了,藍天一覽無余,幾位著軍裝身姿筆直挺立的人和這次航飛集團的董事長,市里的大領導,站在最前方,這個位置總是能真正能迎著東升太yAn第一抹yAn光的地方。

        靳凌走到司越旁邊,兩人交換了眼神,司越抬了抬下頜,暗示了前面方向的人。

        靳凌看到梁京行cHa著兜站在許印山旁邊,兩人笑容含蓄,交談甚歡,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他和司越都很自覺地站到了最后面,這種時候人沒有必要非要往還不屬于自己的位置上擠,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也別把自己Ga0得太輕,各司其職守好自己的陣地。

        靳凌從西K口袋里把之前那條領帶遞給了司越,早上司越借給他的。

        司越接過用肩頂了一把靳凌,兩人算是發小了,從小學到大學甚至研究生都是同校,大院里搶球場一起g著架長大的。

        十四年前,梁京行放棄了Top學校的拋出的各種橄欖枝,被全國最好的飛控專業錄取,七年后,梁京行來到全國最有名的無人機實驗室繼續深造,十年前,靳凌和司越一起上了春山的A大,四年后,也師從名門成為了梁京行的師弟,三年前,他們把當時讀書時候Ga0得做無人機的公司分家了,軍用和民用分開了,當時看也許是有用的,想要試圖從國外制裁中找到一個中庸之道,現在看來又覺得任何人在時代cHa0流的沖擊中都如螻蟻般脆弱易碎,一切想的太天真,抱著太多的幻想。

        司越就無語了,壓著嗓子說:“梁京行問了兩次你人去哪了,剛剛許印山來了,他本來說當個中間人把你好好介紹一下的,你人又不在,連之前那請我們吃飯的鋼廠老板,剛剛在下面的時候恨不得貼人臉上,就怕別人記不住他?!?br>
        許印山是現在春山的二把手,就單純人而言,現階段對靳凌來說認識這樣一個頭上頂著權力,光環的人當然沒有壞處,做無人機這種領域,不管是商用還是軍用,本來各方面都要受到國家管制,需要政府出面協調各種審批,春山從經濟改革開始就是以發展航空工業為主的城市,工業輻S范圍巨大,上下游產業集群,互相帶動,現在地方手里有大量的資源,不可避免的就會介入各種相關的實業投資。

        內容未完,下一頁繼續閱讀
丝瓜视频向日葵影视_欧美孕妇XXXX做受欧美88_2019精品国产品免费观看_午夜影视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