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xnxhl"><address id="xnxhl"><var id="xnxhl"></var></address></video>
<cite id="xnxhl"></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
<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ar><var id="xnxhl"></var>
        「??!」YAnyAn高照的正午,街上來來往往的人車熱氣奔騰,人群中卻爆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聲。

        老街的騎樓旁一間不起眼的服飾店周圍的人如cHa0水般退開,隨著退開的人群,地上倒著的男X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紅sE的鮮血泊泊地流出,染紅了騎樓的地板。

        不久警車及救護車來到現場,警員忙著封鎖現場,驅趕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民眾;法醫來到現場將屍T做了初步的監定後用屍袋裹好抬走。只留下了警察及監識人員。

        「隊長,法醫說屍T頭上有兩個洞,初步判定為彈孔。彈孔為致命傷,其余要等回去解剖才能知道?!蛊渲幸幻瘑T拿著剛記下的資料對隊長說。

        「沒想到是槍擊命案啊,那就沒我們的事了?!龟犻L嘆了口氣,又朝小警員說到「接下來的事就交給刑偵組的,讓其他人把東西收一收,回局里處理那些煩人的民眾糾紛吧」說完便拿起手機向局里呈報。

        很快刑偵組的隊員到齊,接手了命案現場的掌控權。副隊長將現場的工作指揮得井然有序,但忙來忙去就是不見他們那傳說中的隊長。

        晚風徐徐,帶走了夏日的炎熱。刑偵隊長祁韶終於結束了上一份案件的整理及歸納,騎著警用重機姍姍來到命案現場做收尾。

        看著朝他跑來遞資料的副隊長林楓,他直接開口「小瘋子,怎麼樣?有甚麼發現嗎?」

        林楓當然知道隊長不Ai看資料的尿X,所以不羅嗦的進入主題「現場沒有發現可疑人士的蹤跡,唯一的異常是附近監視器都在同一時間壞了,所以也調不出甚麼有用的畫面。目前法醫那邊收到的最新解剖資料是,確認頭上的洞為彈孔,且為致命傷。子彈由後腦勺進入、前面出。在一個小時前,監識科將子彈拿回去驗了,應該很快會有結論?!?br>
        「知道了,這次指揮做得不錯,看來我以後都可以不用來現場指揮了」祁韶前面還很認真,後面卻開起了玩笑。

        他們走到已經收拾好東西的隊員們旁「辛苦各位了,上個案件才剛結束就馬不停蹄地趕來,等這次的案件結束我請大家吃飯。今天很晚了各位先回去休息,明早我再安排大家的工作?!拐f完便走回重機旁,戴上安全帽,長腿一跨,油門一催消失在了夜幕中,留下一群面面相覷的隊員。

        隔天,一早拿到法醫最終解剖報告及子彈監定報告的林楓興沖沖的跑到祁韶隊長的辦公室,卻發現本該在辦公桌後的人消失了,而且一并消失的還有他剛帶來的早餐…

        服飾店前還圍著hsE的封鎖線,只見祁韶蹲在旁邊封鎖線外的花圃,嘴里叼著一根x1管,身旁放著一袋已經空了的早餐盒,視線一直停在遠方的大廈頂樓。

        內容未完,下一頁繼續閱讀
丝瓜视频向日葵影视_欧美孕妇XXXX做受欧美88_2019精品国产品免费观看_午夜影视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