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xnxhl"><address id="xnxhl"><var id="xnxhl"></var></address></video>
<cite id="xnxhl"></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
<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ar><var id="xnxhl"></var>
無名中文 > 都市小說 > 噬人肉圓 >
        噬人r0U圓

        靜謐的空間,四肢已經被限制住行動,只剩五官的功能還有作用。滴答滴答的漏水聲不停在環繞、一GU感覺沉積很久的屍臭味彌漫在空氣中,眼前排放整齊的屍T有一種怪?哦…對!怪的是這些屍T身上被cHa滿各種的菜類,但與其說是cHa…倒不如說是種還來的貼切。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盡管我想用最不慌張的方式思考,卻不斷被周遭事物打擾影響,接著是越來越抖動的身T不由自主害怕起來。腦海里不停地懊悔昨天下班沒有直接回家,不知道哪來的好奇心竟然會去打開地下室那座往上爬不知道會通到哪的小鐵門。後腦杓還隱隱作痛,記憶中到了打開鐵門瞬間,最先撲過來的是一種很惡心的味道,令人作惡。接下來只感覺到後腦勺被重物重重打了一下,暈倒前還隱隱約約看到一個笑容,這個笑容感覺在哪里看過而且還常??吹?,啊…這個人不就是r0U圓伯嗎?

        一年前才剛到職沒多久,是一家大圖輸出公司,剛退伍沒多久來到臺中市區,明明是臺中人卻超不熟悉的,走在重慶路上每天煩惱的是中午該吃什麼,不過還好的是公司一廠隔壁旁是一攤賣r0U圓的,如果不知道吃什麼通常都是吃這里,公司大部分的人也是會吃這里不過僅僅是大部分而已??傊醽磉@附近有什麼樣店家也被我m0熟了,轉角的7-11nV店員是這區最正的吧,印象中好像叫芷涵吧姓什麼我忘了,後來不管要到7-11買東西還是繳費一定來這家報到,久而久之就成了習慣。

        因為工作關系所以租屋在附近,騎車大概十分鐘吧!如果說要用走路其實也可以,只是要早起不過偶爾還是會提早出門,當作運動走走,所以到最後以住家往外延伸一公里有什麼我也知道八、九成,漢口路路上的素食店、火Jr0U飯,以及何厝街便當店隔壁的飲料店,青海路上好吃的J米花隔壁的蒸餃,其實說是掌握倒不如說是常吃的店,不過這些店家有個共通點就是偶爾去會看到r0U圓伯。

        r0U圓伯其實是我公司隔壁賣r0U圓的,他的r0U圓也是我口袋名單之一,喔對r0U圓伯是公司場地出租人也就是包租公啦!有時候我都會納悶收租金應該就可以賺飽飽啊為什麼還要賣r0U圓!因為這里一條街據傳都是他的,不過這也只是傳說無法證實…不然我是很想問他缺不缺兒子孫子之類的,就所知他已經在這邊r0U圓賣很久了,附近學生、老師都Ai吃,就連7-11的芷涵也很常出現,後來也就閑聊過幾句,原來芷涵還在讀書是逢甲大學的夜間部,利用早上打工。

        原本待在公司一廠後制沒多久,隨著公司的成長接著在原本公司轉角街上寧夏路,找了另一個店面也就是二廠訂了新機器準備擴張公司版圖,然而厲害的是這家店面的出租人也是r0U圓伯,心內暗地的贊嘆…一樣是阿公怎麼差這麼多??!後來我也就從後制轉學輸出,教導我的人叫大毛,他人如其名,看得到地方毛特別茂盛,看不到的地方就…不知道了。但學沒多久大毛就離職轉跑道去,只記得他常叮嚀我一廠地下室有個地方不要去,這句話偶爾會在腦海響起,但感覺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二廠人員上配置其實很少,以基本來說少一半的人力。喔~對我們二廠最近有升上一位組長叫小林,小林也算是我的半位師父,有很多輸出技術問題跟後制技術X東西,都是小林指導的。美工部分叫芊羽,是個嬌小可Ai的,可Ai?不知道她好像都這樣自稱,我早她一個月進來而已,算起來也是同期生。這大概就是二廠的人員配置。

        時間五點五十分,這個月剛好我輪到後制的部分,看著時鐘差不多是收舍的時候,快快撿起地上所有的廢料,統統裝成一包又一包鼓鼓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在運屍T。跟著小林一前一後把垃圾拖回一廠前的子母車丟,因為有點距離所以會路過r0U圓伯的r0U圓攤。而且一定會看到r0U圓伯的招牌笑容,對著我說:「下班了??!」幾乎每天都是這樣,除非他生意很忙又或者我那天加班。

        走過轉角沒意外看到r0U圓伯不忙,掛著笑臉先是對小林點點頭,接著走了過來,突然間讓我措手不及的,r0U圓伯手搭在我肩膀上。

        「啊…最近有b較福相喔…呵呵呵」r0U圓伯第一次這樣如此靠近我講話,讓我感到有一點點的不舒服。

        「哈哈哈,有啦都沒在運動啊變肥了?!闺m然這樣我還是如實回答了,但是除了不舒服還有點不爽加翻白眼啊,胖歸胖g麼眾人睽睽之下說的那麼開心。g看到那個點餐的高中妹在笑了媽的。

        內容未完,下一頁繼續閱讀
丝瓜视频向日葵影视_欧美孕妇XXXX做受欧美88_2019精品国产品免费观看_午夜影视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