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xnxhl"><address id="xnxhl"><var id="xnxhl"></var></address></video>
<cite id="xnxhl"></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var><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var id="xnxhl"></var>
<cite id="xnxhl"><span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span></cite>
<cite id="xnxhl"><video id="xnxhl"><menuitem id="xnxh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nxhl"></var><var id="xnxhl"></var>
        望著手上的公事包,惦念著今早要開會的提案。在狹長的捷運車廂內,簇滿了面無表情的臉孔,擁擠的人群讓自己的身T感到被稀釋,伴著不停顛簸的車廂更讓我覺得被生活攪拌著。離開高雄來臺北工作的這些年來我沒帶著太多的鄉愁,只是不停麻木地工作著。畢竟生活就是刻板地朝著時間的單一流向,無限重復做著差不多的事。到了忠孝復興站,車廂的左側門開啟,我順著黑壓壓的人海瀉了出去。邁著一樣頻率的步伐;聽著一樣分貝的噪音;走在一樣的路線上,迎接著一樣麻木的一天。

        在上班的路程中總會遇到幾個面熟的陌生人,雖然彼此不認識卻會在相同的時間邂逅在相同的路途上。我總是會不禁想著,要有多少的緣份才能造就這樣的邂逅。雖然他們都只是默默陪著你走了一段路程,但那種陪伴的感覺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種親切感。此時,背後傳來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阿仁?」

        我回過了頭反應慢了半拍,一個身型矮小梳著油頭穿著西裝的男子,露出吃驚的表情看著我。他的臉上有著熟悉的輪廓,但記憶中的畫面蒙了層灰,怎也想不起他的名字。

        「我是瑞仔啊,鼎新高中三年二班?!?br>
        這個名字像鍵入了記憶里的關鍵字,腦子里涌出了片段的回憶。瑞仔是高中時期的同學,他和我還有猴仔、大明四個人,當時都是形影不離的Si黨。依稀記得瑞仔有個小我們一屆的妹妹,雖然長得可Ai,但每當遇到我們時,她的眼神總露出嫌惡??赡芤驗楫敃r的我們常流著一身臭汗又不停地g著無厘頭的蠢事,就算是不認識的路人都會為我們感到丟臉吧。那時大明總Ai尋樂子跟我們打賭,內容多半無厘頭。像是:b誰放的P較響,b誰拔出的鼻毛較長。印象較深刻的是有一次,大明找瑞仔打賭,學狼嚎b誰的氣較長,輸的要請吃一星期的便當。瑞仔飽足了氣努力地哀嚎著,但聲音b較像殺豬,連路過的旁人也不禁竊笑,輪到大明時,他只含蓄的長吠了一聲便認輸了。他無耐地說:「沒辦法,我就英雄氣短嘛?!鼓谴挝覀冸[約察覺到大明是刻意放水,至於是什麼原因他始終沒有提起?,F在回憶往昔恍如昨日,但我已經十多年沒再見過瑞仔了。

        「哇!真的好久不見了耶?!刮也唤牬罅穗p眼,因為我真的認不出他是當年的瑞仔。記憶中的瑞仔有點濡懦,看人的眼神也總是怯生生的,像只初生的小羊,而眼前的瑞仔,身型雖矮小但相當結實,且眉宇之間帶有一種g練的自信。

        我們簡單寒暄了幾句,交換了近況。他說高中畢業後進入職場,做過的職業可說是五花八門,也曾身兼好幾份工作。他笑著說他做過的工作可能b我失戀的次數還要多,直到了去年,他才開了一間賣汽車零件的貿易公司圓了自己的夢。他也問起了猴仔和大明的近況。我說猴仔大學畢業後留在高雄老家開的機車行工作,大明則是在臺北一間外商銀行上班。這些年來大家都為了生活汲汲營營的,平時也沒什麼機會聯絡,所有的青春似乎都還遺留在那段錦瑟年華里。

        瑞仔低著頭拉了拉領帶結,似乎想說些什麼。過了半晌才又開口說:「其實我的人生b較像《班杰明的奇幻旅程》,越是上了年紀才慢慢感受到青春的活力?!?br>
        我們加了彼此通訊軟T的帳號,并約好一定要找個時間四個人再好好的聚一聚,重拾一下當年美好的時光。再閑聊了幾句之後,瑞仔說他還約了客戶要見面便微笑著向我道別,但不知為什麼,瑞仔的笑容更讓我感到對他的陌生。

        往後的幾天里,我常會去思索我們和瑞仔不再聯絡的原因,和他之間似乎也想不起發生過什麼沖突。印象中高中畢業後瑞仔沒再參加過我們的聚會,漸漸地我們也很少提起到他,就好像只是當作在人生的旅途上不小心和他走散了一樣。

        幾個星期後,由於公司大樓搬遷,為了方便通勤我選擇搬離原有的租屋處。我把許多的舊衣物放進回收箱,在整理成堆的舊書時發現了一本相冊。里頭保有許多高中時期的照片,相片中的我們仍舊笑得燦爛,我們用著各種瘋狂且夸張的動作表情記錄著青春。唯有瑞仔的表情總流露出一絲Y郁,擠出的笑容也多半尷尬,但也是到了現在我才發現這個表情的背後,可能壓抑著許多的情緒。

        一張張的相片像是零星的拼圖,不停地拼湊出許多過往的記憶。我凝神看著其中的一張照片,那是畢業旅行時拍的,我和大明、猴仔耍帥戴著墨鏡并肩站在故g0ng的大門外。那張照片里并沒有瑞仔,應該說所有畢業旅行的照片里都沒有瑞仔,我這才想起他并沒有參加畢業旅行,而且我們還因此有了點細故。此時腦海里浮現了一點點當時的記憶。

        【本章閱讀完畢,更多請搜索無名中文;http://www.alextheatrestk.com 閱讀更多精彩小說】
丝瓜视频向日葵影视_欧美孕妇XXXX做受欧美88_2019精品国产品免费观看_午夜影视免费视频